自從第一次踏入劇院內觀賞《水袖與胭脂》之後,對於國光的戲就抱有著極高的好感,這次,又衝著國光與魏海敏先生的名頭,看了場《鶯鶯西廂記》。

  在《水袖與胭脂》中,楊妃雍容華貴、大氣典雅,一舉一動、一邁步一回眸,都有種說不清到不明的情感在眼波中流轉,令我驚艷不已。相比較之下,這次的鶯鶯,端莊秀氣、大家閨秀,因為角色的關係,鶯鶯不如楊妃大氣,唱詞也相對平和婉轉,充滿著他的愛戀苦悶,不似楊妃的激昂澎湃、抑揚頓挫,對我來說是有點失望的,不過,畢竟是國光,整場演出還是令我沉醉其中。

  由一開始的驚艷到賴婚,到探病到賴簡,然後是精彩的拷紅與結束的長亭,餘留下沒有結局的空白,在看到鶯鶯賴簡之時,我突兀的覺得真不愧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嗎?母親賴婚她賴簡,雖然之後能明白、或是揣測當時可能有他人在場,不便出現,但一想到她之後又大膽的「木已成舟」,卻又不能明白,該不是女孩子的矜持使她一再賴皮,怎麼說,愛情戲真的不是很好懂,女孩子心性,又愛卻又怨,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叫人難以捉摸。

  到結局之時,長亭送別,突然的就鞠躬下台,令我們台下的這些觀眾頓時不知所措,演完了嗎?總覺得沒有個既定的結局讓人感到意猶未盡,又或是沒看完的感覺,直到演員們一一出來謝幕、室內燈光打亮、門口大開、服務員們一一出來指引,這才不敢置信的問身旁的朋友,真的是演完了嗎?就這樣?然後帶著這種疑惑慢慢地跟著出場。

  在西廂記中,結局隨著時間的潮流不斷前進,結局也不停的在做變更,不管是鶯鶯被拋棄、或是張生依約回來,我想這齣戲原本所要表達的自由戀愛,在現代已經普遍流傳到氾濫,沒有演出的結局,大概要我們自己去發掘演出吧!「人生如戲」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芍箴 的頭像
芍箴

言談之間,遍地蘅蕪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