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邊,王大娘不只收到了全村的關心,同時也聽見了流言蜚語,幾個小夥子毛毛躁躁地嚷嚷。

「昨夜王獵頭的屋子沒了,我們全村的人都去救火了,就一人沒動身!」本名胡青的精瘦孩子聚著一群大聲說著,平日看著那人早就不順眼,神神秘秘的,就會端著一忠厚樣態,但他知道外地人都不可信。

「怎麼啦!胡青天你這毛頭小子又要酸咧誰啦!」

「哎!小虎你別擋著興頭,這說不準就是真格兒有的事!」

「對呀!雷公虎你才別亂發威!這是可是千真萬確的!」

「好吧!讓你說說,再胡亂編譜,可別怪我好菜太香!」

 

  此話一出,那個皮膚黝黑的瘦小夥子不住的瑟縮了一下。

「那人便是前些日子來這住下的怪客!」

「那個開琴坊的傢伙!」幾個聽懂的孩子響應著。

「沒錯!我家就在他對門。昨晚我家人一股腦兒去幫忙時,他家小戶一扇也沒開過!」

「小虎!這人可真是個怪人,心腸硬的真不一般,昨晚大娘喊得如此淒厲,就算是死人,也都流淚了,他竟不為所動?」

 

 

  王大娘才聽到這,便頭也不回地走了,這種蠹蝕人心的話不聽也罷,多添自己心頭亂,她挺了一下身子將小娃兒抱高些,離村前,再去看看房子也不壞。

  才到門口,就發現,家門前正放著一把古樸的琴,她將裹著孩兒的巾子解下,鋪在一旁枯草上,先把孩子放著,向前仔細看了看那把琴。

  它有著不知名木頭獨特的芳香和紋路,大娘輕輕一撥,琴音久而不散,沉沉的、自然的有著韻味,這弦線的絲觸感極佳,更是她瞧都沒瞧過的逸品!就算不識珍品之值,光感覺也知道要價不斐。

「這是……誰拿來的呢?」這樣的好琴在焚毀的廢墟裏特別明顯,大娘欲拿起古琴,右手才一翻轉,便看見琴身一小角刻著兩個字,蒼勁有力,鋒刻恰好的深,「秦贈」。

  王大娘霎時便了解,贈琴之人便是被村人罵得狗血淋頭的「怪客」。她心裡感動,用裹布背起孩子,衣衫提起就跑,這村裡,她識得所有人,村裡沒人姓秦的,除了一位從未和人交談的旅人。

  她奔跑得快速非常,村人紛紛注意到她,大家看向村尾,以為她真聽進那巷議街談,準備去好好教訓那異鄉客,看她跑得像飛,那肯定是怒火高漲了!一時之間,想勸架的大嬸、要助拳的小夥子,更多只想看好戲的鄉人,全跟著王大娘跑。

  村長正要出門,去把王大娘勸回來,不料只見一大群人全跟著一個背著孩子跑的婦人。再仔細一瞧!欸!那婦人就是王大娘!哎呀!這可不得了了!天知道發生什麼事,這些村人才如此追逐,村長欲了解事端,急急地也奔了出去。

 

 

  哎!這下可就精彩了!整全村的人們放下農事、放下柴火、放下乾草,什麼雜事都撇到一邊,看這陣勢,空前絕後,在上河村可是從沒見過的!每個人看到,都忍不住一個接一個的湊熱鬧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芍箴 的頭像
芍箴

言談之間,遍地蘅蕪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