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河村,大部分都是勤儉樸實的農夫,在這裡的村人,世世代代都是忙碌於田埂之中,不過幾年前,有個落魄的旅人,揹著一把琴、一個大包袱,蹣跚地走進了這個隱密的農村,更可怕的是,他全身都沾滿了凝固的血,像是歷盡千辛萬苦的模樣。

  村民對他議論紛紛,起初大家都十分懼怕他,也不怎麼喜歡她,在農村哩,他是個異樣的存在,但日子一久,樸實善良的人們也接納了這麼看似可怕,卻又孤單到冷淒的可憐人。

  這個冷漠的旅人,在上河村無聲無息地定居下來後,默默地開了家造琴坊,在村子裡,根本沒人能買這種昂貴的東西來賞玩,所以也不能餬口,因此沉默的旅人也跟著大家,正正當當的耕田、翻土、除草,以農為生,但琴坊仍在,不知為何。

 

  

  有一夜,村口王家突然有人大聲喊叫,驚動了左鄰右舍,陣陣濃煙從屋裡漫了烏天,熊熊的大火湧起,將黑夜照個透亮,有如白日。

  王家主人是個獵戶,前天才跟著鄰村的幾個小夥子上山打獵去,留了妻小顧家,不知怎地,火就忽地燒了起來,王大娘又哭又喊的抱著三歲兒子逃出,匆忙之間,門開了就走,也沒想到日後有無著落的,家當給老老實實地放在裡邊,大娘等性命保全了,才想起這會兒的事,這才又哭又嚷的喚村人相助,酣睡初醒的眾人一看哪!真真是不得了阿!一時人仰馬翻,人人起而加入滅火行列,家裡有什鍋阿!碗啊!全都給拿出了,不分老少,大家努力地滅火,可惜最後仍是燒得一片精光,王大娘不看還好,這一瞧,可給她抽了魂了,雙眼一翻暈死過去,村長只好先將她母子倆安置在自個兒家裡。

  第二天一早,王大娘醒轉後摟著娃兒,哇了一聲便兀自哭了起來。

「孩子啊!娘對不住你,你爹一時半會兒也趕不回來,屋沒了、也沒存糧,娘又沒本事能餵飽你我的肚子,這今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啊?」小娃兒雖不懂母親所言,但似乎也感到應到母親的悲苦,哇的一聲也哭了起來。

  村長一下子也不知該如何處置,但王大娘不敢勞煩村長,她看著村長如此為難,心裡明白,這不過是個偏僻小村,村長一直看顧著村民,梅全沒事的,更是自動幫忙,連油水都沒得撈,明明也是尋常老百姓,日子也是苦得很,就是古道熱腸了些,不然誰肯做這白工,給自己添煩。

 

  王大娘心頭一擰,抱著孩子轉身就走,村長既擔心她又心頭發暖地知道她的體諒,心裡衝折之間,愣了一會,王大娘和孩子一下子就不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言談之間,遍地蘅蕪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