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趨寒冷的十一月天裡,金花兒一身火紅,僅出場霎那便從舞台上延燒到心頭。纖細的身軀中蘊含著英雄之心,白皙素手舞動的不是針線而是長槍,在男權當道的大宋,楊金花巾幗不讓鬚眉的氣魄令我無比難忘。

    我們看的是由台灣豫劇團所演出的〈楊金花〉,猶記當時初見舞台,便覺舞台比我想像中的要來的小一些,但當燈光漸暗,帘幕升起,才發現此次舞台的佈置頗為精緻。首先是外敵將領在雪地中獨唱,略帶沙啞的唱腔和著自負的詞唱出得瑟將領的氣勢,也帶出金花出征的理由——楊家父兄被敵軍俘虜之事。第二幕,場景來到楊府,由孫儀婷所飾的楊排風穿著一襲青藍,踏著小家碧玉般的碎步可愛而優雅的出現了。纖細流暢的唱腔帶出女子特有的風韻,接著是一身紅衣的金花粉墨登場。

   自蕭楊玲飾演的金花輕晃著身段出現後,整個舞台的氣氛變的奇妙了起來,既有少女的溫婉情懷,又有少年的大志初成。造就這麼特別風韻的即是楊金花鮮明的角色特性,文武雙全,年少自負且滿懷勇氣的少女。我認為劇本將這名武旦刻畫得十分深刻。面對家事國事那捨我其誰的態度,以及偷偷瞞著奶奶扮成男子至武場比武奪印,都非一平凡的十六歲少女所能達成之事。可愛的是,雖然她化為宋朝臣在場上叱吒風雲,卻仍怕挨奶奶的罵,說明了金花稚氣未脫,在判斷事情輕重上還是個孩子。但其武功一絕是朝中眾臣親眼目睹,故金花最後仍得以持印至邊疆營救父兄,擊退外敵。

   在這裡,就不得不提由「豫劇天后」之名的王海玲老師所飾演的奶奶,余太君,金口一開,即令我有「不愧是豫劇天后!」的感想。渾厚的唱腔中清晰的咬字,旋律中透露出對小孫女成長的喜悅及擔憂,是一個睿智又慈祥的母親角色。每當余太君一發唱詞,便仿佛佔領了整個舞台,攻入了觀眾的心。

   臉上搽著精緻妝容,小女孩氣息的金花竟能成就國家大事,帶兵打仗,即使是女權高漲的現代,有幾個人能做得到呢?〈楊金花〉的布幕落下後我思考著,驍勇善戰的金花與撒嬌著和奶奶說話的金花,為何得以不衝突?劇組的角色描寫能將一位少女的多個面向,在短短的三小時內完整表達出來,令我十分敬佩與訝異。小小的缺點我想是排風的性格刻劃不夠深刻,雖能看出她的特色是「機智」,且武術一流,但若能更往深處描寫,我想故事會更加完整。台灣豫劇團所演出的楊金花,告訴了我天下沒有努力不成的事,小金花都能當上將軍,何況是現在的我們呢?趁年輕時完成胸中大志,才不會輸給一個十六歲的小娃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芍箴 的頭像
芍箴

言談之間,遍地蘅蕪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