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愛情歌仔戲《斷袖》賴怡均

    四年前,一齣榮華褪去的劉姥姥進大觀園,讓傳統戲曲轉而在我心中砌牆築樓,儘管如此歌仔戲在我心中難脫草根形象,讓我無心涉獵。在看見斷袖的宣傳詞:「愛情『她』,褪下皮囊就只是愛情。愛本自然,無關雄雌。」之後卻使我義無反顧,好奇傳統戲曲對性別與愛情相互衝突的議題會如何詮釋,又或許僅僅只是冀求一種解答。

    入場便聽主題曲第一句「陰陽倒錯」,搭配背景的水墨梅枝以布匹條條垂降接成,末端剪裁成弧形連成山巒形貌,清雅大方間透露一絲空寂與悵惘。

    太子劉欣由孫詩詠老師飾演,用一身偷溜到民間遊玩的低調服飾亮相,遇上打劫的賊人,因此邂逅了男生女貌、為慶典而扮成女神祇的董賢。溫宇航老師的身段指導使得角色的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魄,加上劇作題材更顯得特別。

    這齣戲的情緒轉折演得很圓潤厚實。前面花了許多時間鋪陳劉欣少時的意氣風發,來對比日後成為空有治國之志的漢哀帝,為失去左右手而滿腹抑鬱時,如何能不對聰慧的董賢一往情深?董賢的異性戀形象亦值得一提,他有著俐落爽快的男兒性格,因為酒醉被迫發生情愛之事後,對漢哀帝不改堅拒的態度,卻在他為他斷袖、為他體貼後慢慢接納。

    其語調間保有歌仔戲親人的俚俗,或許是因為新編劇碼又是文戲,用字遣詞上文雅許多,但漢哀帝糾結情慾的唱詞依舊露骨的讓我忍不住遮臉笑了出來。

    換場時出現的四個丑角相當的亮眼,台詞混入時事、諧音雙關等多元素:「賣假油。」「那是假(GAY)的啦!」「喜好男風乃祖傳怪癖。」以旁人的戲謔之語給劇情作相當巧妙的註解,即便是文戲也不會冷場,卻也導致歡快情緒還來不及調適,就迎來了終場戲。

    角色齊聚台上時,可看出戲服的配色處理得相當細膩。漢哀帝和董賢分別以綠藍為底互襯,並隨兩人感情加深和劇情走向,整體色調由稚嫩的青蔥淺藍,越發的沉穩凝重,董賢的官服不會顯得太過陰氣,僅在滾邊處以深粉或橘色綴飾。皇后一身紅綢綾緞妒氣逼人,皇太后紫衣盡顯權貴雍容,讓人直接聯想到張藝謀導演在畫面上的色彩用度,太過鮮活亮麗的燒灼整片舞台,也讓人更難面對包裹在艷色底下的悵然。

    劇末,董賢遭受嚴刑拷打後被丟入獄中,髮絲散亂形同枯槁,卻依舊為漢哀帝的病情焦灼擔憂,甚至在義兄荻無疆前來劫獄時遲疑著不肯離開。這時荻無疆時向董賢傾訴衷情,但因先前的鋪陳不足而顯得有些突兀。

    待漢哀帝逝去的魂魄與他相見,那截帝王黃的斷袖,恍若婚慶彩帶在兩人間拋接,終將兩人緊繫在一塊,相偕相依隱身幕後,淡出這個不見容他們的世界。歷史將董賢定位在孌寵之流,在這裡剝除了這個形象,不管他與漢哀帝是何種關係,朋友還是愛人,他們之間是真心相互相惜的感情。

    儘管是女性擔綱的小生,不論是身段衣著或唱腔內容,還是會讓人清楚意識到同性情誼安置在傳統舞台上的衝突感,在黑暗中甚至能看見一些老人家離場的剪影。

    飾演董賢的孫詩珮在謝幕時笑說:「戲迷盼著劇團裡演齣愛情戲,沒想到一演就是『這款欸』,大家心裡應該有一些感想,演員們也是。我想,愛是沒有分顏色、階級、分別的。」未脫扮相的她,彷彿董賢現身為這段數千年前的愛情平反,更為世界上的同志發聲,這席話瞬間淹沒在高呼及掌聲之中,震盪肺腑下讓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芍箴 的頭像
芍箴

言談之間,遍地蘅蕪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