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漸趨寒冷的十一月天裡,金花兒一身火紅,僅出場霎那便從舞台上延燒到心頭。纖細的身軀中蘊含著英雄之心,白皙素手舞動的不是針線而是長槍,在男權當道的大宋,楊金花巾幗不讓鬚眉的氣魄令我無比難忘。

    我們看的是由台灣豫劇團所演出的〈楊金花〉,猶記當時初見舞台,便覺舞台比我想像中的要來的小一些,但當燈光漸暗,帘幕升起,才發現此次舞台的佈置頗為精緻。首先是外敵將領在雪地中獨唱,略帶沙啞的唱腔和著自負的詞唱出得瑟將領的氣勢,也帶出金花出征的理由——楊家父兄被敵軍俘虜之事。第二幕,場景來到楊府,由孫儀婷所飾的楊排風穿著一襲青藍,踏著小家碧玉般的碎步可愛而優雅的出現了。纖細流暢的唱腔帶出女子特有的風韻,接著是一身紅衣的金花粉墨登場。

   自蕭楊玲飾演的金花輕晃著身段出現後,整個舞台的氣氛變的奇妙了起來,既有少女的溫婉情懷,又有少年的大志初成。造就這麼特別風韻的即是楊金花鮮明的角色特性,文武雙全,年少自負且滿懷勇氣的少女。我認為劇本將這名武旦刻畫得十分深刻。面對家事國事那捨我其誰的態度,以及偷偷瞞著奶奶扮成男子至武場比武奪印,都非一平凡的十六歲少女所能達成之事。可愛的是,雖然她化為宋朝臣在場上叱吒風雲,卻仍怕挨奶奶的罵,說明了金花稚氣未脫,在判斷事情輕重上還是個孩子。但其武功一絕是朝中眾臣親眼目睹,故金花最後仍得以持印至邊疆營救父兄,擊退外敵。

   在這裡,就不得不提由「豫劇天后」之名的王海玲老師所飾演的奶奶,余太君,金口一開,即令我有「不愧是豫劇天后!」的感想。渾厚的唱腔中清晰的咬字,旋律中透露出對小孫女成長的喜悅及擔憂,是一個睿智又慈祥的母親角色。每當余太君一發唱詞,便仿佛佔領了整個舞台,攻入了觀眾的心。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另一種愛情歌仔戲《斷袖》賴怡均

    四年前,一齣榮華褪去的劉姥姥進大觀園,讓傳統戲曲轉而在我心中砌牆築樓,儘管如此歌仔戲在我心中難脫草根形象,讓我無心涉獵。在看見斷袖的宣傳詞:「愛情『她』,褪下皮囊就只是愛情。愛本自然,無關雄雌。」之後卻使我義無反顧,好奇傳統戲曲對性別與愛情相互衝突的議題會如何詮釋,又或許僅僅只是冀求一種解答。

    入場便聽主題曲第一句「陰陽倒錯」,搭配背景的水墨梅枝以布匹條條垂降接成,末端剪裁成弧形連成山巒形貌,清雅大方間透露一絲空寂與悵惘。

    太子劉欣由孫詩詠老師飾演,用一身偷溜到民間遊玩的低調服飾亮相,遇上打劫的賊人,因此邂逅了男生女貌、為慶典而扮成女神祇的董賢。溫宇航老師的身段指導使得角色的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魄,加上劇作題材更顯得特別。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門內是我的屬地,門外是惱人的雜音。當我開門時,他們要我關門;當我關上門時,他們卻要我開門。」

 

這句詞出現在第三幕「門」之中,也是我最清楚的概念。在卡夫卡《蛻變》一作中,葛里戈為了家人奔波工作,在某日醒來之後成了一隻大蟲,這個概念好似一個受不了外界壓力以及迫於現實而必須受到拘束的現代人,在回家之後終於受不了,而封閉自我,他爬不起來,而無法面對社會。

 

芍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